一个程序员对自己的未来很迷茫,于是去问上帝。

“万能的上帝呀,请你告诉我,我的未来会怎样?”

上帝说:“我的孩子,你去问Lippman,他现在领导的程序员的队伍可能是地球上最大的”。

于是他去问Lippman。

Lippman说:“程序员的未来就是驾驭程序员”。

这个程序员对这个未来不满意,于是他又去问上帝。

“万能的上帝呀,请你告诉我,我的未来会怎样?”。

上帝说:“我的孩子,你去问Gates,他现在所拥有的财产可能是地球上最多的”。

于是他去问Gates。

Gates说:“程序员的未来就是榨取程序员”。

这个程序员对这个未来不满意,于是他又去问上帝。

“万能的上帝呀,请你告诉我,我的未来会怎样?”。

上帝说:“我的孩子,你去问侯捷,他写的计算机书的读者可能是地球上最多的”。

于是他去问侯捷。

侯捷说:“程序员的未来就是诱惑程序员”。

这个程序员对这个未来不满意,于是他又去问上帝。

“万能的上帝呀,请你告诉我,我的未来会怎样?”。

上帝摇摇头:“唉,我的孩子,你还是别当程序员了”。